您当前所在位置:

煤炭行业需警惕明基斯时刻

来源:左前明的黑金视野  撰稿人: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31日 浏览:
摘要:

  刚刚过去的重要会议期间,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团组讨论时表示:如果经济中的顺周期因素太多,使这个周期波动被巨大地放大,在繁荣的时期过于乐观,也会造成矛盾的积累,到一定时候就会出现所谓明斯基时刻,这种瞬间的剧烈调整,我们要重点防止。煤炭行业是典型的周期性行业,如今进入所谓的“顺周期”阶段,在经历了长达四年的寒冬之后,迎来了“小阳春”,但这样的春天能持续多久值得观察,久违的春天也恐怕只能暖暖冻僵的肢体,未来的周期波动过程仍需警惕小川行长提到的“明基斯时刻”。

  什么是明基斯时刻?

  马克·吐温曾说:所谓银行家,就是一个在天晴时候借给你雨伞,刚下雨就马上要收回去的人。这句话揭示了因为金融的顺周期本质而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后来,美国经济学家明斯基发展了一套解释金融内生不稳定的理论:如果所有银行都忙着收回雨伞,金融危机就不可避免了,这一瞬间就叫明斯基时刻。好日子的时候,投资者敢于冒险,银行家敢于加码,好日子的时间越长,投资者冒险越多,直到过度冒险。一步一步地,投资者会到达一个临界点上,其资产所产生的现金不再足以偿付他们用来获得资产所举的债务,从而导致资产价值的崩溃。如果无法偿付债务时,会怎么做?要么出现违约,要么完全进入庞氏模式,进行新的贷款以偿付旧贷款的利息。

  以我国煤炭大省山西为例,在煤炭行业景气的时期,山西省对煤炭,尤其是对山西国有煤企的依赖不断加重,“顺周期”的投资、扩张、兼并重组使得负债逐步累积,从而导致周期下行四年中煤炭行业严重拖累了山西省经济的局面,去产能、治理僵尸企业的任务异常艰巨。山西,乃至全国煤炭行业在黄金十年的负债率持续攀升,在煤炭消费周期性回落的过程中也依然节节走高。以山西为例,这种负债持续增长趋势,即使在利润情况很好的时期也是如此,一个主要原因是“顺周期”的过度投资。在周期逐步见顶的过程中,山西省推动大型煤炭企业接手了许多“多、小、散、乱”的小煤矿,而且后续又依靠银行信贷投入大量升级改造资金。但由于没有充分考虑到整体经济形势与行业周期性的变化,未等全面改造完成就遇到了周期下行的转折点,也造成了15~16年负债高企,银行收缩信贷而陷入困局的局面。如果不是因为行业的周期性复苏,以及政府推动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许去年煤炭行业的明基斯时刻就已然发生了。但必须清醒的看到,无论是山西国企还是全行业,上万亿的负债仍是需要重视的。

  为何煤炭行业要警惕明基斯时刻?

  防范可能发生的明基斯时刻,避免银行家集中收伞,关键不在天快要下雨的时刻,而是要在晴空万里时做好准备,尤其是重视“顺周期”过程中理性调整资产负债结构,保持应对周期变化的能力。

  当前,在全球经济企稳复苏以及国内库存与产能基本出清的背景下,宏观经济步入了一段难得的平稳周期,第三产业动能依旧,消费服务换代升级,工业制造业触底回升,可谓新旧动能齐发力。位于下游的,也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性行业煤炭,进入了一轮上升周期,综合售价由2015年底的秦皇岛5500大卡动力煤370元/吨回升至目前的580元/吨左右,处于了相对合理的区间。如今企业效益有了明显好转,也增强了煤炭、钢铁、有色、化工等传统行业的生产、投资积极性与信心。应该说,当前煤炭行业进入了明基斯时刻的顺周期阶段。

  但重要的是,周期性向好的事实不能改变深层次的变化,煤炭行业不会再有“黄金十年”的需求迅猛增长机遇期,反而相比“黄金十年”,至少有六大变化。

  一是宏观经济步入“新常态”,告别高速增长期。煤炭作为占全社会能源消费比重60%以上,发电量70%左右的能源品类,其形势与宏观经济走势密不可分。当前,我国经济增速由高速增长进入到了中高速增长的阶段,实际经济增速与潜在增长率趋于一致,虽然“L”型经济走势的一竖基本见底,但“L”就绝非“V”型,稳定在当前6.5%左右的经济增速水平已实属不易。中财办副主任杨伟民近日也表示,这次重要会议两步走的战略安排没有再提GDP翻番类目标,未来发展重点是要通过质量、效率、动力“三个变革”,着力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问题。因此,煤炭需求方面也不可能回到年均2~3亿吨的增长态势。

  二是经济结构加速调整,高载能行业步入峰值区。相比黄金十年,从产业角度看,传统的钢铁、有色等高载能行业也已结束高速增长阶段,步入平台期,高新技术行业、装备制造业、信息技术等产业快速发展,经济的信息化、互联网化快速推进,新型的产业、行业对经济增长贡献持续提高。同时,服务业尤其是生产性服务业加快发展,正在和制造业形成良性互动和循环。我国的经济仍然处在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

  三是能源结构调整加速推进。风光等新能源发电成本大幅下降且仍有空间,天然气产业快速发展,未来能源行业将向着清洁化、低碳化、多元化的方向发展,到“十三五”末,煤炭在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将由目前62%下降到58%左右,与黄金十年期间长期维持在65%左右相比,在能源消费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占比也将逐步下降,消费量也将基本维持在40亿吨左右,进入平台期。

  四是煤炭存量产能仍然较大,产能结构调整有待深化。根据国家发改委相关信息,全国煤炭总产能仍在50亿吨左右,远大于总需求,只是结构性、时段性的发生了煤炭紧缺,伴随潜在产能有序释放,煤炭供给量逐步增大,供需形势有可能在一定时期发生明显变化。“黄金十年”持续煤炭供应紧张的局面难再发生。

  五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降成本的要求不支持煤炭价格持续大幅上涨。今年主流煤炭平均价格(国有企业长协占比在70%以上)基本处于国家提出的合理区间,但从全社会能源成本角度考量,煤炭价格不宜再进一步大幅上涨,在供需趋于缓和时适当降低煤炭价格也是可以预见的,尤其是未来伴随煤电一体化的深入推进,煤炭价格不会再像以往一样大幅波动。六是行业资产负债率几乎到了无以加复的地步。虽然煤炭形势触底回升,但价格回升的时间仍然短暂,长期下行积累的深层次问题仍然很多,安全欠账、社保欠账、投资欠账还未完全补齐,尤其是在“黄金十年”期主动加杠杆,以及下行期的被动加杠杆,使得行业负债率高企,即便形势好转,当前仍然处于历史高位。下图展示了煤炭上市公司的负债率和短期偿债能力的变化情况。

  

  

  2017年相比去年煤炭上市公司的负债率仅是微降,短期偿债能力也仍处在历史低位。然而,大多数煤炭集团公司的负债率更高,甚至受去产能的影响有进一步上升的风险。

  因此,必须要清醒的认识到:当前的周期性复苏不会回到“黄金十年”的轨迹,煤炭供需形势也不会持续紧张下去,煤炭价格进一步大幅上涨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历史上由地方政府和企业共同推进的疯狂扩张教训值得反思,“顺周期”过程中如何适应新形势,保持理性和定力,维护好当前来之不易的机遇期,防范下一轮周期下行,以及可能发生的明基斯时刻尤为重要!

  怎样避免明基斯时刻带来的影响?

  避免明基斯时刻简言之,一是要防止其发生,二是要在其发生时能够挺得住。

  先来说一下如何避免明基斯时刻的发生。避免明基斯时刻的发生准确说应该是尽量延长“顺周期”的跨度,使得周期的振幅减小,能够尽量形成一个健康可持续发展的稳态。这就要求煤炭行业从大局出发,把握当前难得的机遇期,保供应、稳价格、保安全、促健康。

  一是要保障民生所需的煤炭供应。高度警惕可能发生的冬季断供、拉闸限电,尽量避免由于煤炭供需紧张而带来的市场价格过高问题,带头稳定市场价格。如价格再次过快过高上涨,国家有关部门将进一步释放产能,减缓去产能节奏,这将不利于当前周期向好的态势,缩短顺周期的跨度。

  二是在不突破核定能力的条件下严格依法依规组织生产。一方面积极释放产量,另一方面要依法依规基础上保障安全生产,安全生产仍然是释放产量的前提。坚决杜绝带血的产量,坚决杜绝扰乱市场秩序的超能力生产,坚决杜绝为图一时之利,盲目组织扩产能的愚蠢做法,下行期的惨痛教训告诉行业,超产等同于自掘坟墓,越跌越采等同于加速死亡。

  三是时刻警惕可能再度发生的供需失衡,做好相关预案。国家有关部门反复强调,当前煤炭供需紧张有偶发性,结构性和一些特殊因素,需求侧并未发生根本性变化,即供需紧平衡的状态并不稳固,供需也基本不存在缺口,但随着有效产能逐步释放,这种紧平衡的状态很容易打破,如果释放过渡,难免又再次陷入下行期。因此从政府和行业方面应高度警惕临界点的到来,做好相关准备。要清醒看到,当前煤炭行业仍未根本性扭转,价格的恢复也才时日不长,距离国家提出的脱困发展长路漫漫。

  只有稳定当前煤炭价格,按照国家要求坚定不移去除落后产能,加快调整产业结构,依法依规组织生产,未雨绸缪做好应对周期见顶的准备,方可维持当前顺周期的局面,营造一个行业走出低谷,脱困与健康发展的战略机遇期。

  再来谈一下如何防范明基斯时刻发生时对企业的冲击。明基斯时刻可以推迟,也可以避免,但周期性行业的周期波动属性则是必然。如何在顺周期中做好准备,从容应对周期下行的风险是每个煤炭企业更应重视的,大概可以总结三点。

  一是尽快补足历史欠账。长周期下行的四年,是煤炭行业大伤元气的四年,由于价格非理性、不合理下跌,一些煤矿暂停了设备更新,大量超期服役的工程设备给当前生产留下隐患,一些煤矿减少了安全投入和相关工程,降低了相关标准,提高了安全风险,还有一些煤矿拖欠了职工工资和社保,队伍的不稳定问题凸显。面对这些历史欠账,必须要借助当前价格回升的机遇期尽快补齐,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升安全生产水平,让职工薪酬待遇与当前社会发展阶段相适应,按照重要会议精神,满足从业者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切莫盲目追求账面上的高额利润,而不顾及过往留下的历史欠账,以至于周期见顶时捉襟见肘,无回旋余地。

  二是坚定不移去杠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三去”,在去产能、去库存基本结束后,重点则在于去杠杆。这一轮的顺周期万万不可回到加杠杆扩张式发展的老路,企业必须领会重要会议中央对于新时期发展理念的新变化,要从数量规模型发展转变为质量效益型发展,产量不等于效益,规模不等于实力,小而美与大而全一样可贵。不仅如此,在这一轮的“顺周期”过程中,企业更应加快偿还相关债务,降低过高的资产负债率,调整资产负债结构,保持充足的流动性,让企业的安全垫足够厚实,准备好“雨衣”,谨防周期见顶、阴云密布而被银行家“收伞”时,不至于淋得最惨。

  三是加大直接融资比重。长周期下行后的复苏,让大家更进一步认识到,煤炭没有走到末路,仍是基础性行业,长期看来仍是我国最重要和最主要的能源品类,周期性的变化不改变其坚实的地位。但银行趋利避害的本质必然只会做“锦上添花”而无法“雪中送炭”。只有成为股东,才能风雨兼程,同呼吸、共患难。举例来说,笔者供职的母公司中国信达,作为山西各主要煤炭国企的重要股东,在行业最低谷的2016年中期,在相关债务到期、各大国有银行趋于断贷、抽贷的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给予了山西煤企上百亿的流动性支持,帮助股东企业在最艰难时刻渡过了“明基斯时刻”难关,避免了资金链的断裂。这种股东间的合作是战略性的,是长期的,是避免负债率高企的重要手段。因此,煤炭企业,尤其是国有煤炭企业,应借助本轮周期上行机遇期,全面推进混改,大胆引进战略投资者,激发企业活力,具备条件的积极推动公司上市,以股权融资替代债权融资,打造可持续发展的原动力。

  四是深入推进煤电一体化。在上一轮行业周期下行中,神华、淮南、盘江等煤电一体化代表性企业展现出了较强的抗周期波动能力,在煤炭价格剧烈下跌过程中,其电力板块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损失,企业整体经营风险大大降低。煤电装机占我国电力总装机的57%,占全部发电量的65%,我国能源资源特点和电力发展实际,决定了这一比例将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保持基本稳定。推动电能替代和提高电煤占煤炭消费的比例是大势所趋,且根据电力专家预计,我国煤电在“十三五”到“十四五”仍然处于发展期。事实已有力证明,煤电一体化具有抗周期波动的显著作用。因此,借助本轮行业周期向好的机遇期,推进与下游电力企业的一体化进程,将是应对下一轮周期波动的一个有效手段。

  煤炭行业刚刚复苏,黑金视野却泼一盆冷水。其实只想说一句: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煤炭行业是典型的周期性行业,应对今后行业可能发生的明基斯时刻,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

责任编辑:上游
分享文章到:
0
浏览次数:
】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职能部门
  (一)组织编制建材工业发展战略、建材工业每个五年的发展规... [详情]
  (一)负责汇总各主要产业规模以上的建材会员单位的资产总量... [详情]
代管协会
北京市海淀区三里河路11号
010-68332654 [详情]
北京市海淀区三里河路11号
010-88084883 010-88084806 [详情]
直属单位
北京市朝阳区管庄东里甲1号
010-65761515 [详情]
直属分会
  中国建筑材料联合会混凝土外加剂分会(简称“中国混凝土外加... [详情]

  为了更好的发挥中国建筑材料联合会的桥梁和纽带作用,繁荣中... [详情]

ICP备案编号:京ICP证11000913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072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三里河路11号 电话:010-57811569 建筑材料工业信息中心承办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